大理纪逰之洱海月
发布日期:2022-01-06 14:02    点击次数:92

           聂振文

薄暮,吾们驱车脱离鸡足山直奔古城大理,鸡足山到大理不及百公里,吾们用了大约一个半幼时。

         夜晚,由老弟希庆在大理的良朋苏家安老师宴请吾们,地方选在洱海边的一个会所。车通过苍山脚下,吾靠着车窗,抬看苍山,山顶大股大股的白云源源一连的急速地在吾面前目今涌动,宛若大海波澜壮阔的波浪 ,其壮不都雅的气势、恢宏的场景让吾惊呆了,真是波动至极!据说,苍山云景转瞬万变,最著名的是“ 看夫云”和“玉带云”。现在,吾看到的是“看夫云”,据说此中还有故事。传说南诏公主与苍山猎人向去相喜欢,南诏王不允公主有失体统,便交付凶毒的国师罗荃把苍山猎人活活地沉了洱海,南诏公主所以郁闷愤至极,就幻化为所见之峰顶“看夫云”了。 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半个多幼时的路程,吾们便到达洱海边的会所。院落主人设计得很奇怪,专门正当息闲。整个院子建造的像个大型木船的甲板,院子临水处造了一个木屋,有点像船舱的感觉,内置茶台,宾客来此能够喝喝茶聊座谈,还能够躺在躺椅上吹着海风看看洱海。木屋的书架上整齐地码放着不少书,宾客籍此能够打发时间。院子里用木制的大花盆精心造就了很多奇怪的盆景,真的是一个益舒坦的地方啊。住在这边的宾客,大多为青年男女,能够他们是出来为开释芳华、浪漫喜欢情的吧。吾正沉浸在遐想之中的时候,苏老师过来,邀吾用餐,行家各自落座,苏家安老师相等亲炎,给吾介绍了这家会所的特色菜肴,其中就有来自洱海的鱼。用通走的话讲,吾不是一个“吃货”,对这些菜肴的名字吾是记不得了,尤其是吾内心还一向在思忖和想念那传说中的“苍山雪,洱海月”呐,今天吾是否有幸圆这个梦想呢?晚宴在温馨的气氛中终结后,吾们便又到木屋喝茶座谈,也黑自憧憬洱海月的展现,忽听有人舒徐地喊:“洱海月,洱海月...”。行家不约而同地站首来,鱼贯而出。吾们站在院子中央,抬看天空,只见月如玉镜高悬,清明透澈,如古希腊阿尓忒弥斯的眉月女神,光芒四射,却又阴软润湿,这般的圆润完善了。平视海面,此时的洱海相通也沉寂了清淡,只见天海浑蒙、水天一色,水中的玉蟾金灿灿,闪灼着银色的光芒,那是格表的柔美。月随着洱海随波悠扬,也像精灵塞勒涅相通,在喜悦地奔跑着,跳跃着,柔媚动人,令人惊叹!洱海虽有风,也能听见海浪的声音,但相通又是极静极静的,此时仿佛能够感受到吾们每幼我激动跳荡的情感。行家不觉取脱手机拍照。吾黑自窃喜,刚刚还在想的事少顷间就在面前目今就实现了,冥冥之中自有神助,真是幸运!由于“洱海月”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见到的,尤其是这个时间段,吾感觉吾真的是太幸运了!不由蹦出一句,“阿弥陀佛”!约过了20分钟,洱海月湮灭了,吾们尤不愿脱离,还在眺看……。

 

         一首歌中唱到:”天上有个玉蟾,水中有个玉蟾……”,这正是洱海的实在写照,美至极,怅然美景不永远。吾想,美也不能够永远,能够这就是美的内心?洱海的月,让吾想首约翰·谬黑尓的话,“大自然的美是天主的微乐,影响着吾们的身体情感,以及精神世界”。如许的美景,也许只能在洱海的月夜才能体会得更深切些吧。

         这次大理之走,最著名的“苍山雪,洱海月”,吾只看到了“月”,能够是苍山因天气封山的原由,“雪”吾是看不到了,只能徒添兴叹,独自安慰本身,“鱼和熊掌不及兼得”吧。但吾是满足的。 前人说,“水光山色与人亲,说不尽,无穷益”,吾想,只有大自然给予人类无私的赠送,吾们才能如许贪婪地享福着这无边的美景,可回头看看,吾们以去现实生活中一些损坏自然的镜像,何曾让吾们黑自神伤,抑或独自怅怀过呢?“浩浩荡荡何日现,葱笼不见梦难圆”,吾想,人们能在“痴儿了却公家事,快阁东西倚晚晴”的时候,两个相喜欢的人在誓言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时候,是否也能想想歌德说过的话,“万物相形以生,多生互惠而成”呢?吾们何不把大自然当作本身痴狂的情人,“换吾心,为你心,是知相忆深”,用本身的灵魂、驯良和走动,仔细地珍惜她呢?

        吾想了很多,惜“此中有真意,欲辩已忘言”,由此打住亦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不老书生聂振文 于天沐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6.10.18